贤良小说网

第二章波云诡谲

分类:美文名著 人气:73062 更新时间:2022-05-17
“孟修,你看我今天的衣服好看吗?”天真烂漫的少女一把拉过少年,在他面前转了个圈。“好看,”孟修笑了笑:“公主天生丽质,穿什么都好看。更何况这做衣服的缎子,是南溪特有的七彩云缎,今年上贡的不过数匹,旁人还不羡慕?”“一共五匹,父皇给了我两匹,你可知道其他的去了哪里?”康丽公主摆弄着衣角,笑了笑。“可是皇上赐予了皇后娘娘和晴妃娘娘?”“本应该如此的,”康丽公主拉着孟修到凉亭坐下:“皇后娘娘母仪天下,我母妃的娘家又刚刚打了胜仗,可是父皇都没有。父皇竟然把其它三匹都统统送到了蕊绣宫!”“贵妃娘娘?”孟修皱了皱眉,却不敢多讲。“我现如今是宫里唯一的皇嗣,”康丽公主一把拍在石桌上:“可是父皇久久不来看母妃,又平白无故的封潘瑜儿为贵妃,她不过当年汀雪郡主家的一个歌姬,何德何能?”“公主……”孟修起身作揖:“恕微臣直言:这不是公主该担心的事,公主不该因此与皇上生出嫌隙。”“孟修哥哥,怎么你也这样,”康丽公主懊恼的嘟着嘴,轻轻推了一下孟修:“这宫里除了母妃,我就只有你了……今天晚上的寿宴,在风哥哥也要来,你之前答应我的事……”“……微臣……遵命,”孟修的眼神冷了冷:“那公主,微臣告辞了。”“这么着急?”康丽公主不满的皱了皱眉:“那好吧,你好生准备着。”“是。”明禧宫,皇上刚下了早朝便来了晴妃的明禧宫,商议康丽公主的寿宴。“不欢,”皇上握着晴妃的手,有些尴尬:“朕叫瑜儿来安排这次宴会,不过是因为前几日你身子不快,你是云曦的母妃,自是你来主持。”“无妨,”晴妃笑了笑:“贵妃娘娘位分在臣妾之上,应该的。”“说起来,瑜儿年龄尚小,后宫之事恐不能完全胜任,”皇帝想了想:“正好趁这次,朕打算晋一晋你的位分,与她同理后宫。皇后体弱,多一个人替她分担也是好事。”“那臣妾就先谢过皇上了。”李不欢目送皇上离开,伸手摆弄散落在桌子上的花瓣。想起年少,想起自己还是薛兰盈的时候……康丽公主寿宴,仁锐皇帝林靖年特地命潘贵妃摆宴于永和宫中,皇亲国戚、有名望的朝廷众臣皆来参宴。“汀雪郡主来了么?”康丽公主问一边的侍女筝儿。“回公主的话,郡主刚到。”筝儿规规矩矩的回答。“好,”康丽公主笑了笑,走向一旁的潘贵妃:“几日不见贵妃娘娘,贵妃娘娘越是贵气了。”“公主谬赞了,”潘贵妃还礼:“今日公主寿宴,妾身只担心寿宴办的不够好,还请公主多担待。”“贵妃娘娘多虑了,”康丽公主笑了笑:“贵妃娘娘幸苦,康丽自知。”“公主,郡主到了,”筝儿小声提醒。“好,”康丽公主辞别了潘贵妃,由筝儿引着落了座。人员逐渐到齐,举杯共庆康丽公主生日,孟修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安平王林在风:此人面如冠玉、目如朗星,两条剑眉衬的他颇有“皎如玉树临风前”之意,就是寻常女子见了,都要羞于其美貌。“皇上,臣妾听闻贵妃姐姐特意请了苏梓璃、沈琅溪两位京都命嗓,”一旁的端嫔笑了笑:“不如请上来为大家祝兴。”“好,”皇帝放下酒杯,看了看一旁的潘贵妃:“贵妃有心了,朕自然要看看。”“谢皇上,”潘贵妃起身谢恩,有对身边的侍女采薇说:“请两位姑娘上来。”宾客们的兴致瞬间被挑起,林在风觉得有些好笑,不过是两个歌姬,寻常俗气。“原来姹紫嫣红开遍,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,良辰美景奈何天,赏心乐事谁家院……”苏梓璃一袭紫衣,妆容浓艳,却丝毫不减身上特有的清雅气质。林在风抬头看了一眼少女,只觉得再也移不开目光,蹙眉也好看、甩袖也好看……最难得别有一番风情,那仪态甚至可以与从小被培养琴棋书画的沈琅溪相媲美。“王爷似乎很喜欢,”孟修身旁的汀雪郡主轻轻搅拌着肉羹:“孟大人,做何解?”“回郡主,这不是微臣可以插手的。”“知道,”汀雪笑了笑:“如果汀雪没有猜错,孟大人怕是要升礼部尚书了。”“微臣不敢揣测圣意。”“孟修……”郡主压低了声音:“礼部尚书这个位置,还不足以迎娶皇上唯一的女儿,但是安平王可以。”“郡主,”孟修终于放下了酒杯:“微臣,只是负责过公主的教导而已,不会痴心妄想。”“是不会还是不敢?”“有区别么?”“孟修,”汀雪叹了口气:“我真想念小时候,你不叫我郡主的时候。”“郡主,看戏吧。”沈琅溪和苏梓璃配合着唱完一出戏,心中只觉得暗暗欢喜:苏梓璃倒是有几分灵气,想要把自己的戏文拿给她唱。唱完,两人纷纷向皇上、公主行礼,立在一旁。“好啊,贵妃有心了,朕很是欣慰啊,”皇帝看着开心,叫人赏了二人财物:“今日朕高兴,是该晋一晋大家的位分了,庞子宏。”“奴才在,”一直服侍皇上的庞公公走向前来。“念朕的旨意。”“嗻,”庞子宏接过圣旨: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:赐潘贵妃封号‘淑’、晋晴妃为晴贵妃、端嫔为端妃、乔贵人为乔嫔,晋孟修为礼部尚书、乔俞敏为工部侍郎,钦此。”众人连忙下跪:“谢主隆恩!”大封过后,林在风独自出去透气,回想着宴会上苏梓璃的一颦一笑,心中欢喜。“王爷怎么一个人出来,”孟修的声音突然出现。“孟……孟大人,”林在风苦笑:“好久不见,别来无恙啊。”“王爷折煞微臣了,”孟修笑了笑:“多日不见,王爷依旧丰神俊朗,格外出众。”“孟修,”林在风终于笑出了声:“你着家伙,走,看来不和你单独喝几杯是不行了。”“林兄……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那夜大雪纷飞,孟修随林在风到林府喝酒,酒杯交错之间,两人竟忘了何年何月……好似从前。“苏妹妹,”苏梓璃正要离开,听到身后沈琅溪的声音:“苏妹妹,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,可愿到我的琳琅阁小坐。”“谢姐姐,”苏梓璃赶忙回礼:“如若是姐姐的邀请,梓璃怎会不从。”“谢妹妹赏脸,”沈琅溪微微一笑,虽不似苏梓璃明艳动人,却自有自己独一派的端庄优雅。雪还在下,苏梓璃透过马车的窗子去看外面冰封的世界:白茫茫一片,落在掌心的雪花转瞬即逝,像极了自己。孑然一身,留的住什么美好?

精彩评论(738)

  • 威武叔
    夫秀清:“今百废待举,谁有汝之情也?吾先行矣!”言讫忽不见。
    2022-05-17 230
  • 奥比椰
    “求可。”乔依依然:“我不为汝付一屋,汝说个数,顾我使人也求之。”
    2022-05-17 218
  • 俗人袈裟
    吾欲一观,人皇之修者何道,感者何理。
    2022-05-17 807
  • 大侠小虾米
    “行。其苦母矣。”易枫珞与姚柔其人人皆已以言言之上矣,
    2022-05-17 595
  • 秋水易佳人
    林清浅眼眸微忠,“不与汝结文?”
    2022-05-17 615
  • 推粪球屎壳郎
    他看了眼姜婉婉之色:“姜医身观复之矣。”
    2022-05-17 641
  • 飘过太平洋
    此次,正是堂之位。
    2022-05-17 421
  • 伪俾官
    其步履轻地近了笼边,已复矣灵动眼,甚至,露其服之色,唇微张,对林鱼,
    2022-05-17 93
  • 老李金刀
    幸无恙,前存旧机中之物皆有备份于云端之。
    2022-05-17 153
  • 橙子不冰
    人家是打络子之丝绳于我大之美矣,亦粗实矣。君看,又有黄者?,
    2022-05-17 601
  • 夏日未漾
    阮冰月投机,欲洗睡觉。
    2022-05-17 67
  • 九天小仙
    “勿使我温总数乎?汝前不都叫我小时也?”温时容眸子清之视苏安琪,
    2022-05-17 263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