贤良小说网

第二章触手怪

分类:美文名著 人气:3861 更新时间:2022-01-28
此时此刻,刘浩只希望自己能比其他人更快一些。如果跑不过追捕者,那跑得过队友就好,世间的真理往往不过如此。一条触手从他不远处划过,近得好像一伸手就能摸到,让他看清了上面密密麻麻的吸盘和绒毛。他惊恐地看着身旁的一个光团消失不见,只留下一片空白,好像那里原本就什么都没有。快啊,再快点,每在心中催促一次,刘浩都感觉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。上方的光线到达了一个极限之后,反而有点黑下来的感觉,地面上的景物已经彻底无法分辨,只有大概的轮廓,就快了。终于,贪婪的嘶吼声听不到了。怪物们停留在原地,不知道是追不上来还是已经吃饱了,让刘浩总算松了一口气。上升的速度开始慢慢降低,当然也可能是错觉,毕竟没有参照物的情况下,判断速度实在有点困难。以他那点可怜的大气学知识,现在可能已经进入了电离层。从地面以上大约50千米开始,到大约1000千米高的这一段区域,都可以统称叫作电离层。这里存在着相当多的自由电子和离子,无线电波在这里改变传播速度,发生折射、反射和散射,产生极面化的旋转,受到不同程度的吸收。于是,我们众所周知的美丽极光就出现在这片天空。如此看来,灵魂是存在于大气电离层的学说,并非胡说八道。刘浩飘浮在虚空之中。下方是绝美壮观的地球母星,浩瀚的海洋散发着宝石一样的璀璨光泽,只是不再是那熟悉的蓝色。上升的过程中,它已经随着自转改变了正下方的地貌。刘浩没有看见连绵万里的长城,只注意到欧亚大陆太平洋西岸的上空,覆盖着厚厚的云层。那些由水汽构成的庞然大物,一层一层打着璇儿,看上去并不可怕,实际上却代表着一场巨大的风暴。夹杂着狂风、巨浪、暴雨或冰雪狠狠地砸在地面上,以一往无前的气势碾压蹂躏着那里的一切。第一次如此直观的从上帝视角俯瞰地球,远远要比科幻电影或纪录片里的画面震撼得多。刘浩只是定定地看着那片越来越远的陆地,徒劳地寻找熟悉中的轮廓。此时此刻,往日里工作中的兢兢业业,生活中的鸡毛蒜皮,都显得那么可爱和生动。可短短不到两个小时,这一切都失去了存在的意义。幸存的光团群已经少了大半,原本浩浩荡荡的队伍,现在却只剩下零零散散的十几个,看上去有些可怜。不知道他们都在想些什么,是谁的丈夫,又是谁的女儿。光团们还在缓缓上升,这次的力量却相反来自下方,一股莫名的斥力托举着他们向更高的地方飘去。沿途是更多的光团,由小到大,由稠密到渐渐稀疏,越往上越如此。不过,除了身边的这些难兄难弟,再没有一个蓝色的。终于,停了下来。太空中的星光远比在地面上看起来更加的璀璨绚丽,亮度也更高,更加深远,就好像平面的与立体的区别。光团们也分散开来,四处游荡,有几个甚至从他的周围飘过,惊醒了正在自怨自艾的刘浩。试了试,竟然能够移动了,只是速度有些慢。前后、上下、左右,刘浩尝试着每个方向的移动由慢到快,由生疏到自如,直到达到了某种极限,才缓了下来。这是到目前为止唯一的好消息,只可惜来得晚了那么一点。周围的光团,有的只在近处缓缓徘徊,有的干脆静止不动,也有个别的在漫漫无边的空域中肆意游荡。有两个光团离得很近,他们看起来似乎是在交流?受此提醒,刘浩小心翼翼地向最近处的一个光团摸了过去。还没等靠近,那个光团先是像个受惊的小兽,往远处逃窜了出去。但看到刘浩好像并没有恶意,才停了下来,默默地注视着他的缓缓接近。直到,他们可以轻松地看清彼此的样子。他们之间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,彼此警惕着,谁都没有多余的动作或是试探,就好像只是非洲大草原上两只凑巧遇上的屎壳郎。分不清究竟该用脑袋,还是屁股跟对方打招呼。刘浩这才发现所谓的光团,实际上是一个不规则的球体。一层透明的膜,裹覆在外面,看起来就像一个单细胞的藻类生物。膜的内部,蓝色的核心体积很是小巧,只占整个内部空间的一成不到,看不清是由什么东西构成。还有一层层的光影闪烁,像絮状的触手,丝丝连连。幽幽的亮光顺着触手从核心向外一点点的流转,就像是年节时,他总喜欢挂在窗户上成串的彩灯,按顺序接连亮起,又暗了下去,一直传递到触手的顶端。这些亮光最终被投射到光膜上,呈现出一副光影,有些很模糊,也有一些清晰可辨,就像老式电影院里的放映机。一个老人抱着孩子的画面一闪而过。或许那是他的记忆吧,刘浩猜测着。遗憾的是,这些光影并不总会出现,每次出现的画面也都不同。等等,触手!刘浩猛然想起了什么,连忙惊慌地跑开,直到了很远的地方才停了下来。由人推己,他仔细地,反复地数了数,自己确实长出了触手,不多不少,六条!触手可以任意伸缩,长短变化,上面有短而细小的绒毛和吸盘,卷曲飘荡。一种从尾巴根麻到头发丝儿的寒意袭来。虽然不知道光团与之前遇到的怪物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,但难免让人细思极恐。确定附近没有任何威胁之后,刘浩尝试操控起自己新的肢体。伸缩、卷曲、回收、摇摆,甚至可以组合使用,只在他的一念之间,远比手脚要灵活得多。一时间,得到新玩具的刘浩忘记了之前的沮丧,兴致勃勃地练习起来,一遍又一遍,乐此不疲。无论是与生俱来的稳重,还是生活中磨砺出来的细致,都让他可以不厌其烦的在同一件事上一次次的尝试,直到找到最恰当的方法。从某种角度上来说,这就是他的生存哲学,陪伴他度过了人生中的一道道坎坷。直到触手的控制渐渐变得纯熟,才意犹未尽的停了下来。为了寻找新的发现,刘浩在这片广袤的天空游荡起来。这次他的运气很好。下方晃悠悠地飘上来一个光团,土黄色的,看上去缓慢而迟钝,像是无意识的在随波逐流。体积比刘浩小不少,而且没有记忆画面的闪现。刘浩小心翼翼地伸出触手,试探着用尖端碰触对方的光膜,想要打个招呼。对方像是受到了惊吓,闪退到一旁,也挥动着自己的触手,张牙舞爪。看到刘浩没有继续动作,土黄色光团才渐渐放下了警觉,慢慢靠拢过来,像是一只好奇的小猫,用细小的触手摸了过来。接触的瞬间,传来的是一种很玄妙的感觉。如果说自己是一个装满了各种调料和食材,口味复杂多变的老坛酸菜。对方就像一个刚刚脱模的玻璃瓶,纯洁而无知,没有任何的喜怒哀乐,也没有记忆。什么样的灵魂才会没有记忆,刘浩想不出来,难道是早夭的婴孩?他加快了试探的节奏,毕竟相对于成年人,新生儿的危险性要小得多。刘浩小心地卷向土黄色光团,从上中下三个方位缓缓包裹,留下两条待命,以防对方暴起的反击。最后那条触手蹦得笔直,像匕首一样刺了过去。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,光膜不是很坚硬,但很有韧性。土黄色光团剧烈地挣扎起来,但却被他事先埋伏的三条触手控制,无法挣脱。双方体型和力量的巨大差距,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大人在欺负年幼的孩童。终于,随着仿佛耳畔“啵”的一声轻响,刺了进去。

精彩评论(39)

  • 雾樱樱
    董芊应了声,转矣乎,“星涿,母亲,欲请帮个忙。”
    2022-01-28 361
  • 赎罪之徒
    是黑雾之主,上界之主?,亦或圣族三祖一?
    2022-01-28 373
  • 阴阳假面生
    则花多少钱兮?仁有点捉急。
    2022-01-28 307
  • 柳岸花又明
    “轻……亦。”林诗诗颔。
    2022-01-28 829
  • 牛油果
    李雪长善,其肥者肥,其瘦也瘦。要是长善,
    2022-01-28 319
  • 西瓜冰
    “羞,吾不欲与汝打,使汝之剑道宗直也,夫然,则天下莫能争是溪,
    2022-01-28 853
  • 遥望沧海
    至今日,陆祈明见之衣衫不整,携一壶之田长老……
    2022-01-28 707
  • 就不吃辣椒
    美人惰者又舒了下身,火者亦令何至目放光之咽咽口水矣,既而,
    2022-01-28 252
  • 会码字的海豹
    朱嫂惧之回道:“听……闻知矣。”
    2022-01-28 264
  • 春日清粥
    至后则不干咱也。然是时吾亦积之事,固之矣。其欲代亦不知何为,
    2022-01-28 628
  • 梨花灼灼
    “岂是学校之钱也,学岂可复许多闲钱。”
    2022-01-28 109
  • 一天到晚
    此气虽毒,而不足以毙,凌雪歌虽修不足,而于洪荒世涵灵则年,
    2022-01-28 39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