贤良小说网

第0001章失踪的脚印

分类:美文名著 人气:6930 更新时间:2022-01-28
嗒……嗒……嗒……嗒……嗒……整个世界陷入沉寂,仿佛只剩这水珠滴答,三秒一下,节奏均匀。嗒嗒……嗒嗒……嗒嗒……嗒嗒……水滴声节明显加快,好像梦中人突遇噩梦,呼吸瞬间加速。嗒嗒嗒……嗒嗒嗒……嗒嗒嗒……水滴声越发急促,如射击,由点射变成扫射。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……须臾,无数水滴声变得无比密集,有如高空撒豆。没有高空,也没有撒豆。空间阴暗幽闭,令人窒息的水滴声完全不知从何处而来。阴嗖嗖的冷风呼呼横贯,吹得水幕乱了方向,活人断了肝肠。蓦地,泥泞当中,一只苍白的手探了出来。充满求生欲的一只手。艰难地扒拉着泥泞土块,活像一个溺水之人,活生生要扒拉出一线生机。呼!一个浑身泥泞的女人顺那只手扒拉的位置直起身来。长发覆面,看不清长相。看上去很多年没有修剪的头发,都已经打结了,凌乱地垂到胸口以下,上面还沾满着泥浆在滴滴答答。情形说不出的诡异。呼哧呼哧!拉风箱似的,女人大声喘着粗气。先前扒拉的那只右手,竟一直保持着扒拉的姿势,不断凑近,不断凑近……这只手,竟直接抚在了江跃的脸上。“跃儿,好冷……”江跃恍然惊觉,整个人弹簧似的弹了起来。由于动作太大,屁股下的藤椅被他带翻在地,又撞到旁边的茶几上,乒乒乓乓,乱成一团。屋内明窗净几,屋外青砖碧瓦。哪有雨幕泥泞?哪有满身泥泞的女人?江跃双手揉揉太阳穴,快节奏地晃着脑瓜子,极力想摆脱刚才那段噩梦般的画面。又是这个梦……进入四月才四天时间,这个梦已经是第七次出现了。或小憩打盹,或深度睡眠,这个梦总是不约而至。来无影,去无踪。仅仅是个梦吗?江跃狠狠搓了搓脸颊。那只苍白的手触摸在脸上冰冷的触感,潮潮的,黏黏的,好像实实在在发生过。尤其是……触摸发生的一瞬间,女人那蓬头垢面、凄冷无助的样子,跟拍照似的,在江跃脑海里深深定格,清晰保存下来。啪!江跃正恍惚的时候,身后有东西突然落地。回头一看,原来在堂屋正中那条大红酸枝香案上摆着的一个老相框,在没有任何外力介入的情况下,竟莫名其妙摔在地上。老式的祖宅,老式的香案,老式的相框。相框前的玻璃摔得支离玻碎,所幸里头的照片无恙。这是一张20寸的全家福,略微有些泛黄,看上去有些年头。照片中一家四口幸福洋溢。江跃也在照片上,粉嘟嘟的小手拿只苹果,还只是一枚七八岁的小正太。江跃仔细观察了一下现场,满脑子疑惑。香案大约四十公分宽,靠着堂屋的正墙居中摆放,相框一直是贴着墙摆在香案右侧的。头一天江跃从城里返回盘石岭老宅干的第一件事,便是里里外外来了个大扫除。擦擦抹抹,将老宅内外收拾得干干净净。相框自然也认真擦拭过,是他亲手摆放回去。怎么摆,具体摆在哪个位置,江跃记得清清楚楚,完全可以还原当时任何一个细节。就算相框滑落,也应该是滑在香案上,而不是跃过四十公分宽的香案直接落地。要想达到现场这个摔落的效果,除非这个相框会翻跟斗。“果然,一到清明节,古里古怪的事就接二连三么?”小心翼翼从玻璃渣里将全家福捡起来,正准备转身找扫把簸箕处理一下,江跃眼睛忽然死死盯在了照片上。没有一点征兆,江跃全身鸡皮疙瘩倏地冒了出来,豆大的汗珠冒上额头,就连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。早先那噩梦画面中的女人,在江跃脑海里留下的影像,竟和照片中的女人慢慢地重合起来。“妈?”江跃失声。牙齿紧紧咬着下嘴唇,身体竟不争气地颤动起来。江跃万万没想到,这几天一直困扰着他,梦境中那个绝望无助的女人,竟然是他失踪十年的亲生母亲!不!仔细对比,还是有明显不同。照片中,母亲知性中透着干练,严肃中融着慈爱,大约三十刚出头的样子,正是女人一生中的大好年华。梦境中的女人,蓬头垢面,样子怎么也有四五十了,眼神惊恐无助,流淌着令人心碎的绝望。但是——向来注重细节,同时又过目不忘的江跃通过反复对比:肖似的五官,颧骨的高低,三庭五眼的比例……却又完全可以确定,那确确实实是同一个人!这事就透着古怪了。十年前失踪,三十岁出头的母亲,竟以四五十岁的年纪,反复进入他的梦境,向他泣诉,向他求救!江跃平素就喜欢琢磨一些诡异玄奇之事,对梦境解读自然也有些了解。在梦中出现的人,岁数多半只会停留在过去。尤其是过世之人出现在梦境里,多半是当初尚在人世时的样子。十年前母亲她们考古队离奇失踪的时候,江跃才八岁。这张全家福里母亲的模样,基本就是江跃对母亲的最终记忆。四五十岁的母亲,江跃从未见过,自然也不可能形成印象,更没理由在他梦境出现。江跃捧着照片,怔怔出神,倒忘了一地玻璃碎渣。“二哥,二哥……”院子外头传来一阵欢快的叫嚷,一个虎头虎脑的男孩小跑着穿过院子,在堂屋门口探了半个脑袋。瞧见江跃在屋里,顿时一脸惊喜,一个熊窜拱到江跃跟前,满脸都是见到久别亲人的喜悦。男孩大约十一二岁,健康的古铜色肌肤,一双眼珠子乌溜乌溜仿佛会说话,配着他们老江家特有的高鼻梁,浑身上下透着乡村孩子独有的野性。孩子是江跃三叔家的独子,大名叫江铜,小名三狗。三叔夫妻这些年一直在发达城市打工,爷奶又不在人世,三狗这孩子留在老家无人照应,所以一直寄养在镇上的小姑家。难得清明有个小长假,小家伙早早就打听到堂哥江跃要回盘石岭老家祭扫,头几天就磨着小姑带他回盘石岭。无奈小姑在镇上开了个小店,过节最是生意忙,实在没空带他回几十里外的盘石岭。这自然难不倒三狗。清明当天,他直接起个大早,单枪匹马趟几十里山路自己回了盘石岭。一回村,自家都没回去瞧上一眼,一头就扎进江跃家老宅。“三狗,小姑不是说店里忙,没空带你回来么?”兴许是因为沾着血脉亲,这哥俩年纪虽然差着五六岁,平时也几乎见不着,但感情却好的没话说。每次回老家,三狗就跟橡皮糖一样黏着江跃,恨不得拴在二哥腰上。江跃对这个小堂弟也特别溺爱,说是堂兄弟,感情上跟亲兄弟没啥区别。面对堂哥的疑问,三狗抓抓头,不想坦白自己瞒着小姑偷摸回来的情况,却转移话题。“二哥,刚才出去的女人是哪个?”“刚见面就胡扯!一直是我一个人,哪有人出去?”江跃一巴掌拍在三狗后脑勺上,只当他在耍滑头,躲避话题。三狗顿时不乐意了:“怎么没人?穿花格子裙,头发长长的。一头一脸脏兮兮,好像刚从田里回来似的。我还奇了怪呢!这是谁家傻婆娘,哪有穿着花裙子下田的?”江跃第二巴掌还没拍下去,手臂扬在半空,顿住了。花裙子,头发长长的,一头一脸脏兮兮。形象莫名其妙又跟梦境重合了。这几个特征经三狗这么一描述,让江跃又起一身鸡皮疙瘩。猛一把拽着三狗冲出院子。“三狗,你看到那个女人往哪去的?”三狗手往左边一指:“就这条路,我来的时候她刚出院子,就在这个地方碰到的。她就顺着这一路过去。我还回头看了一眼呢。”三狗说得煞有介事,但是道路直到尽头,也没半个人影。江跃沿着这条路查看过去,由于这两天一直沥沥淅淅下着清明雨,路上脚印倒是容易辨认。新鲜脚印只有三狗来时留下的,反方向并没有新鲜脚印。“三狗!”江跃脸一沉。“二哥,我没骗你!我赌咒,骗你我就叫车给撞死。”三狗显然是个耿直BOY,梗着脖子就赌咒。三狗这娃虽然皮,却有分寸。一旦上升到赌咒的高度,那绝对不是闹着玩,百分之百真事了。江跃叹一口气,望着三狗说的方向,呆呆出神。这离奇古怪的事,真是一出接着一出啊。

精彩评论(70)

  • 王命之徒
    其勿之事,其人欲醒。
    2022-01-28 822
  • 长段庚
    “行,往看……你给我烹何菜!”易枫珞扶起顾初雪,拥之,
    2022-01-28 609
  • 杀鱼少女
    君勿啼兮,欲辙、欲辙亦。君不见瑞王乎?求之也。
    2022-01-28 370
  • 沐羽衫
    及其将霍珩一下,然则,后者乃今非昔比矣。
    2022-01-28 649
  • 宝哥
    时语纪棠非能深,不能无意间思之。
    2022-01-28 637
  • 食人玩具
    “开何戏我当令汝留数人,汝非不听,必欲尽出,言欲行何远行。今已矣,
    2022-01-28 601
  • 蚊子也知饥
    凌晨四点,若有大事,犬者固已有作矣。
    2022-01-28 747
  • 葆星
    在彼樵左右,又有一种天地万物皆化作剑之错觉,至其巫身运都受了些感。
    2022-01-28 876
  • 清阳君
    她此刻精此良,使归亦坐,不如在外多行。
    2022-01-28 237
  • 领衔主演I秘方
    老慕时亦同其言:“余尝于数据库里有个数据库一霸之号,术尚能看,
    2022-01-28 88
  • 我真的不丑
    “何人?”当柳晴一出电梯乃见一条黑影自家门前一闪而过,其搏之下,
    2022-01-28 285
  • 清阳君
    张易之言,程虎又曰。
    2022-01-28 831
  • 蚊子也知饥
    其言未毕,长生之一拳就打在了结界上,然后一结界议碎,荡然无复。
    2022-01-28 491

目录